首頁>文藝>音樂>資訊

尊重歌劇規律,融入民族元素

時間:2020年05月2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羊馳
0

尊重歌劇規律,融入民族元素

——淺談歌劇創作與接受及歌劇鑒賞與批評之關系

  歌劇創作與接受是構成歌劇活動的兩個重要組成部分,如果將歌劇創作(編劇與作曲)與歌劇接受割裂開,那樣既看不出兩者的深度聯系、相互影響的作用,也忽視了歌劇接受的意義。近期演出的歌劇《山海經·奔月》將歌劇轉化成為導賞音樂會的形式,歌劇創作與欣賞的關系被放大,放在當下中國的文化藝術活動中看,是一種公益生產與消費引領的關系, 《山海經·奔月》的導賞音樂會實際是一種歌劇接受美學的探索,為觀眾重新認識歌劇藝術開了一扇窗,使觀眾從另一個角度來體悟歌劇與作曲、文本在表達內容的同時產生的共性美學關系。

  歌劇的創作決定著歌劇的接受,歌劇作為一門綜合的藝術,首先是戲劇,從戲劇文學開始,然后是音樂、舞美、音響、表演,最后回歸到戲劇的本質——呈現角色的人的精神生活,通過視聽來實現歌劇的接受。歌劇創作者要從戲劇文學開始著手,用一個好的故事來構建戲劇的結構,而不是用眾多美的詞匯堆積出來,也不是作曲家用音樂旋律來宣泄釋放,變成一組交響組曲。

  當下一些中國歌劇還沒有完全成熟,至今搖擺在“西方歌劇”和“民族歌劇”的模糊體系中,難以找到將“民族歌劇”真正融合到“世界歌劇”的藝術體系中的方法。無論什么流派,什么唱法,都要有人科學地、系統地歸納和總結,建立“民族歌劇”表達的語法與語匯。

  筆者一直強調歌劇就是歌劇,民族歌劇應該是歌劇里融合中國民族化元素,而非改變世界歌劇的結構形態。中國是個多民族國家,五十六個民族都排一部自己民族的歌劇,也不能改變中國歌劇在世界上的話語權,因為中國歌劇的話語權不在中國人手里。歌劇就是歌劇,我們要遵循歌劇創作的原理和規則,如何融匯好我們各民族的音樂和故事、表演和形式、表達和價值,找到中國所有民族發聲的共性方法,被世界人民所接受,中國歌劇才能在世界歌劇的大格局里突出重圍,形成中國歌劇特有的魅力。

  而某些個別的歌劇創作者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在孤芳自賞,認為歌劇藝術是藝術中最高的藝術接受,將自己擺放在一個神圣不可侵犯的位置上,不容別人提出任何對文本和作曲乃至表演上的評論,這種現象至今猶在。當我們看完一部歌劇一定會對作品有個綜合的評價,這應該算是歌劇批評的起源,而對戲劇進行批評是鑒賞的終點,同時也是我們研究歌劇的起點。

  談到歌劇創作問題與接受問題,就不得不談談如何鑒賞歌劇和評論歌劇。還以歌劇《山海經·奔月》為例。當演員謝幕,燈光暗下,觀眾離場,戲劇遠沒有結束。 《山海經·奔月》編劇周海宏和作曲寶玉,在演出前建了一個微信群,公開表達自己的藝術觀點,后來還將看過《山海經·奔月》的觀眾和評論家們也拉進群里,還戲稱“作曲作為第一被告,編劇作為第二被告,請觀眾對作品進行公開審判” 。這時,實際上戲劇的意義才剛剛開始,它通過舞臺上所有的人員一起努力傳送給了觀眾,觀眾會通過劇情、音樂進行回味思考,甚至批評。

  如何欣賞歌劇,如何去理解作曲家的旋律,如何理解作品的表達,使觀眾與創作者建立起一種情感的回路,由淺入深地激發觀眾的審美情趣和藝術儀式感,這是一種十分獨特的審美感受,甚至導賞性的演后談成為公眾辯論的窗口,這種藝術的表達意義具有里程碑式的啟蒙價值。

  現在的戲劇評論有兩個方面,一是重論輕評,一是重評輕論,兩種評論的方式都沒有錯,學院派的專家是重論輕評,因為論文要有數據化思維,而劇評家們則更愿意重評輕論,因為他從舞臺呈現中與觀眾一樣獲得審美體驗。筆者認為好的戲劇評論應該有強大的思想和深厚的學術修養做支撐,不人云亦云,評論家要具備“獨立思考,獨特發現,獨到表達”的“三獨”精神。作為一名劇作者,筆者個人喜歡“重評輕論”的劇評,只有評得準確,論才有價值、才能出彩。劇作家和評論家一樣,也要具備“獨樹一幟、獨具匠心、獨特個性” ,才能夠創作出“三獨”的作品。

  一部偉大的歌劇一定要能超越社會和時代而直面全人類的希望、憂慮和沖突。劇作家的每一部作品都在尋找觸動心靈的主題,能將我們漂泊在外的思想梳理出智慧的表達和深刻的思索,讓它們緊緊地擁抱在一起,而不是為了滿足于主題而書寫主題,這才是創作的依據。

 ?。ㄗ髡呦抵袊鴳騽∥膶W學會駐會副會長、劇作家)

(編輯:胡艷琳)
會員服務
亲朋棋牌游戏官网登录 吉林快三中奖规则 欢乐彩彩票 在线配资公司蹿久联优配 吉林11选5坑人 期货配资是违法还是违规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2018151 今日选四天天彩开奖 体育彩票31选7结果 福建11选五玩法规则 生益科技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