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戲劇>資訊

出土文物中的河東雜劇

時間:2020年06月09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李文
0

  與燕京雜劇直接承襲北宋汴京宮廷雜劇和遼代教坊傳統興起不同,河東雜劇是在河東原有民間說唱等伎藝的基礎上,借鑒和吸收汴京雜劇的藝術因子而成熟發展起來的。河東雜劇在戲曲史上有著獨特的地位,雜劇、院本、諸宮調等藝術形式都十分豐富和活躍。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隨著出土文物的不斷面世,豐富的戲曲圖像直觀生動地呈現了河東雜劇的繁盛景象。

  在目前可見的出土文物戲曲圖像中,聞喜小羅莊金墓等都有豐富的雜劇院本、伎樂、社火等戲劇演出活動。囿于墓室空間所限,這些磚雕圖像大多設置在墓室南壁和東西兩壁,這種演出狀態無疑是與墓主人坐北向南的主體觀賞方向形成了互動和呼應。豐富的戲劇表演因素基本以主人觀賞視點為中心,呈現出諸元素百陳的劇場效應。且由于墓室磚券穹窿頂的建筑構造,這些雜劇壁畫陳設有一定的高度,呈現出金代十分盛行的露臺獻藝的演出特征。隨著河東雜劇的逐漸成熟,樂棚、舞亭的固定劇場搭建也在戲曲圖像中大量出現。稷山馬村段氏金墓群、侯馬董氏金大安二年(1210)紀年墓中出現了建造規整、裝飾精美的舞樓,這些演出舞庭單檐歇山頂,山花向前,舉折平緩,單開間,近似方形,木石柱粗大,須彌座臺基。這種形制與目前尚存的高平市王報村二郎廟舞亭、陽城縣下交村成湯廟舞庭呈現出高度的相似性,也為劇場史的研究提供了很好的注腳。

  由于文獻記載的語焉不詳,宋金雜劇的表演機制研究長期難以推動。隨著文物的逐漸面世,尤其是河東雜劇磚雕壁畫等戲曲圖像的出土,角色行當構成得到了直觀的還原。河東雜劇的角色數目以五人為主,磚雕都體現了這一基本特點。這些磚雕戲俑基本為凈面裝扮,個別粉墨涂面,或表情滑稽,或唿哨回首,生動形象地闡釋了“五花爨弄”的角色特點。但值得關注的是,成熟起來的河東雜劇并未被角色數量所限。稷山豐喜苑小區M2中的雜劇磚雕共有六個角色,根據故事情節表現的需要,出現了“雙副凈”的演出場景。而稷山馬村M2、稷山苗圃M1、侯馬104號、豐喜苑小區M4則采取了沒有引戲的四人角色構成??梢?,四人制和六人制都是具體表演過程中根據需要“五花爨弄”的變化形式。

  出土文物戲曲圖像的面世,為我們理解河東雜劇的角色形象提供了直觀資料。在文物圖像中,河東雜劇角色的裝扮形象各有特點。副凈多戴諢裹,著窄袖衫,以上衣下褲的短打扮為主,雙手交于胸前或做鬼臉。這個角色由參軍色發展而來,“腆驍龐,張怪臉,發喬科,嚸冷諢,立木形骸與世違”。如稷山馬村段氏M1副凈可見,往往粉墨涂抹,演出時動作幅度大,機靈敏捷,其表演應具有明顯的藝術感染力。副末往往與副凈配合,使用棒槌、破扇等道具加強其語言調笑的演出效果。其舞臺形象也多著敞口衫,袒胸露背裸腿,其表演形式多樣,“插科打諢”“論前朝論后代演長篇歌短句江河口頰隨機變”,且歌且白,形象富有市民情趣。裝孤多裝扮官吏,戴展腳或圓腳幞頭,長袍交領,沉穩持重。如襄汾荊村溝金墓雜劇磚雕等多居中而立,體現了這一角色從宋雜劇“或添一人裝孤”到河東雜劇中必不可少的地位。而稍晚一些的戲曲圖像中,如侯馬董氏墓雜劇磚雕中,裝孤多把邊而立,即如胡忌先生《宋金雜劇考》中所說“元劇中‘外扮孤’‘末扮孤’”,逐漸向元代被末泥所代替。從出土圖像看,末泥多居邊位,站位略微靠前,著圓領束袖長袍,執竹竿子,手部動作明顯,可見其“以主張為職”可能帶有調和角色,組織管理戲班的地位。引戲色分付,有交付、交代的作用,從引舞發展而來,作為首先出現在觀眾視線里的角色,其衣著色彩艷麗,紋樣豐富,引人注目,《水滸傳》描述其“裹紅花綠葉羅巾,黃衣襕長襯短靿靴,彩袖襟密排山水樣”。稷山馬村M8、稷山化峪M3中都梳高髻、戴簪花幞頭,表演時扭動腰肢作舞蹈狀。到了晚期侯馬董氏墓中,末泥已經替代裝孤立于舞臺中央了。這也是雜劇藝術表演特質成熟的表現。

  文物圖像中還直觀地呈現了河東雜劇在地化生長的多元交融發展過程。大量豐富的百戲藝術表演形式也出現在河東雜劇戲曲圖像的陳設空間之中。稷山馬村金墓的竹馬社火、打腰鼓,新絳南范莊金墓墓中富有童趣的小兒舞隊,新絳吳嶺莊元墓中的跑毛驢、扮故事、獅子舞,聞喜中莊金墓中的劃旱船等具有河東民間百戲表演的特色形式,生動地展現了《東京夢華錄》中“垂髫小兒,但習鼓舞”和《夢粱錄》“南陌東城盡舞兒,畫金刺繡滿羅衣”的民間娛樂場景。

  出土的戲曲圖像生動地記錄了河東雜劇的成熟和繁盛。已發掘的宋金墓中有較多的戲曲圖像,且呈現出演進的過程。以稷山為代表的金代早期雜劇磚雕,角色排列與河南偃師縣酒流溝北宋墓汴京雜劇磚雕基本相同,體現了河東雜劇形成之初受汴京雜劇影響的淵源關系,以副凈、副末居中,末泥和其他角色位居其兩側表演,這說明副凈、副末在當時的演出中占主要地位,是主角,而末泥和其他角色居于次要地位。以侯馬董氏金墓為代表的金代晚期戲曲文物逐漸呈現出以副凈居中、末泥其次的體制,與新絳吳嶺莊和寨里村出土的元雜劇磚雕以末泥為主演的表演具有相似性,體現了河東雜劇由金而元的承繼和演進。

  出土的戲曲圖像也體現了河東雜劇的綜合樣態。河東雜劇的戲曲圖像還原了跨越時空的藝術觀演環境。河東雜劇出土文物包括墓葬磚雕、壁畫和石刻圖,其主要呈現方式具有典型的仿生性。這些戲曲圖像都表明雜劇演出與當地民眾的生活是緊密關聯的,也顯示出河東雜劇的繁盛狀況。

  綜觀河東雜劇出土文物的戲曲圖像,其文物分布集中于河東核心區域,其圖像信息反映了河東雜劇承前啟后的角色行當、形象砌末、身段技巧、演出機制、表演場域、觀演互動等豐富構成,也是回顧戲曲藝術生成環境和社會彈性空間的重要著眼點,對其深入的解讀,是戲曲史、社會史、文化史研究的重要構成。

 ?。ㄗ髡呦颠\城學院中文系教授)

(編輯:郝紅霞)
會員服務
亲朋棋牌游戏官网登录 福彩3d走势图下载安装 湖北快三06期开奖结果 赌场为何不怕假筹码 彩票天天选四开奖结果 爱彩乐内蒙古十一选五 河南快三和值走势图一定牛 新手炒股指南 私募基金备案须知2019 鑫科材料股票行情 后二6码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