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疫情中的“藝術規律”

時間:2020年07月2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秋實
0
“窗口2020——疫情時期圖像檔案展”展覽現場 

  疫情之下,很多學校停課,工廠停工。在世界被按下暫停鍵的時刻,被封閉在家中的人們不得已在新的時間秩序里重組各自的生活習慣。正如作家用文字表達情感來反映周遭一樣,藝術家同樣會細致入微地體察環境,用作品思考和發問。

  疫情中的創作主題 

  在經歷了疫情的高峰期之后,大家普遍意識到“大難面前,生命可貴”的道理。相較于平常時期來說,積極陽光的主題是很多藝術家所期望和表達的。藝術家在疫情期間的創作顯得更有價值,諸多藝術家將目光投向了現實,他們將時事新聞加以提煉,試圖通過感同身受或親身感受,去表現無助、孤獨、安全感缺失,甚至生離死別。比如,華裔青年Massimiliano在疫情期蒙眼佇立于意大利街頭,在他身邊立著一塊紙牌,上面寫著“我不是病毒,我是人類!不要對我有歧視! ”的文字。在他佇立的時刻,很多路人上前擁抱了他,有的人甚至幫他摘下了口罩,相擁而笑。值得注意的是,“互動性”在該行為藝術的實施過程中占主導地位,公眾的參與過程決定了作品的最終呈現。

  透過藝術家的視角,我們更能將稀疏平常的瑣碎因素整合并放大,提煉出那些常常被忽略的情感和體悟。通過間接且隱晦的方式,釋放作者的態度和情感訴求。在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舉辦的“窗口2020——疫情時期圖像檔案展”中,我們看到了大眾視角下的“防疫日記” 。藝術家喬瓦尼·歐祖拉拍攝了他在西班牙隔離時的照片,從百葉窗中透漏出的微光似乎代表了大多數人的希冀和愿望;在網絡平臺走紅的武漢窗簾視頻也現身展覽。這里引出了一個問題點,即在身份界限漸漸模糊的今天,藝術家更需重新審視身份特征,反思“后疫情時代”藝術家的責任與使命。而這也再次呼應了安迪·沃霍爾的“15分鐘成名”說。

  疫情中的創作狀態 

  疫情讓自律在創作狀態中尤為突顯,它督促藝術家在創作過程中合理規劃時間,平衡與恪守藝術與生活的轉換。誠然,在太多人幻想能夠一蹴而就、一夜之間達成目標的今天,聒噪的環境時刻警醒著廣大藝術家:藝術的創作過程早已不是單純的多巴胺分泌,藝術家的身份也從演員逐漸向導演甚至向制片人的身份轉換,他們需要協調多方面工作,面對繁復冗雜的情況,自覺遵循法度、約束自己的一言一行顯得尤為重要。

  在1950年前后,美國抽象表現主義先驅波洛克突然走紅,但他在自己成名后變得異??只?,出席任何公開場合都“經常感到自己像一只沒有殼的蛤蜊”一樣。這種自我被撕裂、被粉碎的狀態讓他對名利場產生了根深蒂固的排斥。與參與社交的時間相比,他更愿每天花14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在創作上。

  疫情中斷了一些社交集會,整合了藝術家的工作時間便于讀書與思考。曾有說法言,藝術家不能讀太多的書,因為懂得太多就難以下筆了。事實上,理論的建設更有助于藝術家形成清晰的創作思路,梳理自身與環境的關系,憑借敏銳的感知力迅速找尋或避開藝術史中的案例,形成獨一無二的創作譜系。傅雷在1944年寫給黃賓虹的信中慨嘆:“畫家不讀書,南北通病,言之可慨。 ”可見,藝術創作作為一種特殊的精神生產,除了展示才情技藝外,還要求創作者具有一定的知識儲備和文化層次。閱讀有助于哲理的通達、境界的提升和情趣的陶養,況且,對本領域的精通與飽含跨學科的學術研究視野在近年來逐漸被推崇,用人類學、社會學等領域的方法和理論來研究藝術,探索在審美領域中更便于詮釋人類歷史和美學特征的途徑,尋求更普世和寬廣的創作空間和探索方式也成為了越來越多藝術家的創作理念。

  因此,在人們生活方式遭遇巨變的今天,疫情的出現在創作主題抑或創作狀態上都給了藝術家以提示,轉換關注點和豐富知識儲備可以作為藝術創作突圍的一種嘗試,在風卷殘云的藝術現場留下清晰的脈絡和頭緒,打破創作規律,豐富藝術方法。

(編輯:胡艷琳)
會員服務
亲朋棋牌游戏官网登录 陕西快乐10分赔率 内蒙古快3基本走势 河北福彩20选5推荐号 伊利股份股票股吧 好运快三彩票正规吗 山东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福彩开奖结果 快乐8玩法技巧 江苏七位数怎么玩 期期100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