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新中國農村題材電影的鄉土敘事與精神力量

時間:2020年06月17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楊曉林
0

電影《十八洞村》劇照

  在打贏脫貧攻堅戰、決勝全面小康之年,回顧新中國70年來的農村題材電影,汲取其中的精神力量,成為題中之義。新中國農村電影史是一部鄉土中國人際關系的變遷史,也是一部鄉村數代人的生存奮斗史,更是一部現代文明深入鄉土中國肌體的演變史?!班l土敘事”是中國電影人面對農村題材時的必然選擇,不但充溢著一代代藝術家憂國憂民的思想情懷,也賡續著中國文人士大夫“兼濟天下”的文化傳統。

  鄉土中國決定了中國電影的底蘊和樣貌。新中國農村題材電影是對中國社會的“鄉土性” ——離不了泥土(珍惜土地) 、不流動(安土重遷) 、熟人社會(聚村而居)的全方位闡釋,對鄉土倫理與政治宣教、現代倫理與法治及城鄉關系等諸多焦點的深度剖析。

  農村電影的高臺教化

  新中國“十七年”電影與靜水流深的戲曲一樣,一直承載著“高臺教化”的功能。這一時期農村題材電影如《農家樂》《白毛女》 《春風吹到諾敏河》 《洞簫橫吹》《花好月圓》 《康莊大道》 《我們村里的年輕人》 《李雙雙》 《豐收之后》等,內容與互助組、合作社等時勢政策密切相關,傳承“文以載道”的傳統。

  改革開放以來,農村題材電影盛極一時,脫貧致富是時代最強音,也成為電影的主要內容。由于經濟體制改革和藝術觀念的改變,以《月亮灣的笑聲》 《喜盈門》《被愛情遺忘的角落》 《許茂和他的女兒們》 《冤家路寬》 《車水馬龍》 《陳奐生上城》《張燈結彩》 《趙錢孫李》 《生財有道》 《咱們的牛百歲》 《不該發生的故事》 《月亮灣的風波》 《人生》 《咱們的退伍兵》 《野山》 《老井》 《哦,香雪》 《走出地平線》 《香香鬧油坊》 《留村察看》等為代表的影片,力爭實事求是地展現山鄉巨變,表現根深蒂固的鄉土文化在改革開放中的轉型與進步。聯產承包和包產到戶政策解放了生產力,深得民心,而與政治經濟政策變化同步的農村題材電影——特別是上世紀80年代的中國西部電影也蜚聲國際。

  進入新世紀后,農村題材電影表現了社會變革、愛情婚姻,留守兒童、基層治理等諸多突出的社會問題。如《天狗》 《決戰剎馬鎮》等,表現了鄉土文化和公共利益的守衛者,可謂可歌可泣。

  直面鄉土中國問題,頌揚自強不息精神

  新時期以來,城鄉關系復雜,在城市化過程中,農民不僅需要經濟脫貧,在文化心理上亦需要適應新的生活。優秀的農村題材電影敢于直面現實,表達農業社會向工業社會過渡中的困惑、痛苦。如《被愛情遺忘的角落》反映的自由戀愛問題, 《許茂和他的女兒們》反映的離婚問題, 《陳奐生上城》折射的城鄉差距和農村精神文明建設問題, 《人生》中知識青年的人生選擇問題, 《二嫫》 《一個都不能少》 《好大一對羊》等表現的主人公固守某種偏見所導致的問題, 《黃土地》 《良家婦女》 《湘女蕭蕭》 《紅高粱》 《黃河謠》等反映的傳統倫理與現代人的個性發展的關系問題, 《紅色康拜因》 《光棍兒》 《最愛》 《hello!樹先生》 《人山人?!?《美姐》《一個勺子》 《心迷宮》 《喊·山》 《健忘村》《村戲》 《平原上的夏洛克》等聚焦人性的多元與復雜,深入探索了農民的生存環境。

  “鄉土社會”向現代社會轉型,商業文化和城市文化沖擊和消融著“鄉土文化” ,傳統農業文明的衰落和轉換,是歷史的必然?!班l土社會”也力求在時代變遷的浪潮中重構自身,以期涅槃重生,鄉土文化的堅守者常顯得悲壯而又崇高。如《美麗的大腳》 《二十五個孩子一個爹》 《暖春》 《暖》《上學路上》 《大山深處的保爾》 《三峽好人》 《馬背上的法庭》 《落葉歸根》 《楊善洲》《十八洞村》等在揭示鄉村物質和文化困局的同時,也在表現人性的美好和人情的溫暖,表現接受新思想的主人公自強不息的抗爭精神。

  現代法治社會的轉向

  幾千年來,中國鄉土社會治理方式是“禮治”而不是“法治” 。源遠流長的中國鄉土社會所形成的“禮治”方式,不但是儒家文化賴以生長且千年不衰的肥沃土壤,而且鑄就了中國人的性格和思維方式。但自“五四”以來西學進入,隨著新中國現代法治國家的建立,鄉土倫理的堅冰開始緩慢消融。新中國農村電影探索傳統與現代的矛盾,反映鄉土倫理對現代倫理和法治的抵抗和皈依,積極承擔起了文化啟蒙和法治宣教的功能。

  這種探索在《被愛情遺忘的角落》 《許茂和他的女兒們》 《人生》 《野山》 《老井》等電影中重啟,對改革開放的熱切歡迎,對新生事物和生活方式的向往,就成為這些電影的主調。

  20世紀90年代以來,農村題材電影取材更多樣化,涌現了一批表現現代法治觀念與傳統鄉土倫理矛盾的力作,如《秋菊打官司》 《血色清晨》 《香魂女》 《被告山杠爺》 《我不是潘金蓮》等。在這些作品中,堅持鄉土倫理的人物,在法治日益深入人心的現代社會中,顯示出某種不協調。

  農村題材電影表現法治觀念向鄉土世界的深入,隨著農業政策落地生根,商品經濟興起,城市化浪潮影響,傳統鄉土社會和鄉土倫理由松動轉向分崩離析,取而代之的法治秩序和現代倫理逐漸深入人心,這是時代的必然。

  歌詠鄉土溫情,憧憬田園牧歌

  傳統的“鄉土社會”是自然、詩意、和諧的棲息之所,禮尚往來、守望相助、安老懷少、勤儉持家、人情面子等約定俗成的鄉規鄉約處于支配性地位。而破壞了這些舊規的現代文明讓都市人在感覺不舒適時,常常充滿著懷舊色彩,傾向于歌頌鄉土文化田園牧歌的鄉土敘事,這就給傷痕累累的新都市人提供了精神慰藉。

  “十七年”時期的農村題材電影積極、樂觀、進取的浪漫主義精神令人緬懷。如《花好月圓》 《我們村里的年輕人》 《李雙雙》等把政治倫理化,展現了理想化的農村生活圖景。上世紀80年代《鄉情》 《飛來的仙鶴》 《鄉音》 《月亮灣的笑聲》 《喜盈門》 《哦,香雪》等承繼了這種講述幸福吉祥、合家歡樂的傳統。特別是《邊城》 ,更寄托著創作者對邈如曠世的湘西烏托邦家園的憧憬,對“鄉土社會”非功利性、超越世俗生活的向往。

  進入新世紀,中國城市化進程加劇,隨著大多數的青壯年遷家進城,由中老年堅守的鄉村或被改造,或者凋敝,成了大多數生于斯長于斯的新都市人回不去的故鄉。農村題材電影寄予了人們對于鄉村更為復雜的情感,鄉村更多地成了一個言說理想棲息地的舞臺。如《我的父親母親》 《那山那人那狗》 《諾瑪的十七歲》 《花腰新娘》 《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 《春天的馬拉松》 《十八洞村》等懷戀與歌詠傳統農業文明,表達了對鄉村淳樸生活的懷戀。

  無論如何,城市化是個不可逆的過程,盡管傳統文化的精粹值得尊重、喜愛和發揚,但是隨著社會的發展,傳統文化生存的土壤已然逝去,一些傳統藝術和傳統生活只能“無可奈何花落去” 。如《百鳥朝鳳》講述老藝人焦三爺對嗩吶藝術的堅守,無疑就是一曲唱給鄉土文化和傳統藝術的挽歌。

  鄉土倫理與現代文明的關系是農村題材沖突戲劇設置的根基,與天災人禍的抗爭是鄉土敘事的主旋律,表現鄉村變遷是農村題材電影一以貫之的主題。鄉土文化是中國人幾千年生活的主導,優秀的農村題材電影表現鄉土倫理和現代倫理及法治倫理的關系,既描繪傳統倫理文化和風俗習慣的詩意和美好,也揭示其病癥,人物和事件富有生活質感,是我們認識新中國農村70年發展的歷史影像和實錄,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和極高的審美價值。

電影《百鳥朝鳳》劇照

(作者系同濟大學電影研究所所長,教授,博士生導師)

(編輯:高涵)
會員服務
亲朋棋牌游戏官网登录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四川快乐12民间小技巧 黑龙江22选5开奖号码 5分快3和值走势图怎么看 新浪股票群 北京快三玩法中奖表 上证指数股票走势 黑龙江11选5正好彩票遗漏号码 3分彩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