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新冠肺炎疫情對當下曲藝演出經營實體影響調查分析

時間:2020年05月09日 來源:《曲藝》雜志融媒 作者:張小衛 胡玉強 煒 熠
0
   當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國經營性曲藝演出行業大多處于停工歇業狀態。為深入了解疫情下各地曲藝演出經營實體的生存狀態,了解它們在經營上面臨的實際困難,為有關部門決策提供依據,筆者以獨立調查人身份開展了專項調研。全部調查對象以曲藝演出為主營業務,包括但不限于各類文化館、群藝館、曲藝研究院、曲藝研究所、國有曲藝院團、民營曲藝小劇場、民間曲藝社團和個體曲藝從業者等。自2020年2月27日至3月7日,通過社交媒體,面向全國發放電子調查問卷,共回收有效問卷296份。

  基于收集到的調查問卷樣本,從經濟管理學視角,進一步分析疫情對當前曲藝演出經營實體造成的經濟影響及相關對策舉措。

    

  一、樣本基本情況描述

  1.        地區分布

    
圖1:樣本數量地區分布

  本次調研充分考慮全國各地的覆蓋面,296份有效樣本來自全國23個省、4個直轄市、5個自治區、2個特別行政區,因不做區域情況對比,且各地曲藝經營實體數量不均,故未對各地樣本量進行平衡限制。

  圖1顯示,山東、遼寧、江蘇、北京、浙江、河南、四川等曲藝資源大省均有受訪樣本參與調研,特別是廣東、山西大量民間演出團體和個體從業者給予調研熱情關注和極大支持,各地有代表性的國有或民間曲藝院團、小劇場大部分通過定向邀約的方式參與了本次調研,港澳臺也有6家演出單位參與,從而使得本次調研的代表性、樣本量、說服力有了一定程度保證。

    

  2.        單位性質

圖2:樣本單位性質對比

  從樣本中可以看出,民營曲藝小劇場或曲藝團占比例最高,達40.88%,其次為個體曲藝從業者,占35.47%,這兩類樣本目前通常被稱為新曲藝組織或新曲藝群體,簡稱曲藝兩新。

  我國新文藝群體是在改革開放進程中產生、發展起來的,他們與傳統文藝群體的區別在于: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不依賴財政撥款,不占用行政事業編制,活躍在廣袤的社會空間中,以自身的藝術創作和文化服務,豐富著人民群眾的精神文化生活。

  目前,全國曲藝兩新數量龐大,調研數據契合當前行業總體真實比例。與曲藝兩新對應,國有曲藝院團和事業單位雖然樣本數量較少,但是在文藝生產的規模、質量、影響力上占據較重分量。調研報告將重點圍繞這四類不同性質單位對多個變量進行交叉分析,以比較受疫情影響的差異。

  3.        人員規模

圖3:在職在編人員或簽約員工規模

  樣本中,有42.57%的單位在職在編人員或簽約員工數在10人至50人,33.78%的單位人員規模在10人以下,100人以上較成規模單位只有6.76%。以人員規模衡量,曲藝演出經營實體的體量基本屬于小微企業,或者說大部分還是個體從業者。在同樣受疫情影響的演出行業中,與規?;瘓F化產業化特征明顯的大型演藝集團、劇院或影視傳媒經紀公司相比,處于一種邊緣且較為弱勢的地位。

    

  二、樣本數據分析

  1.停工復工情況

圖4.截止2020年2月29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已停工天數

  截止2020年2月29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63.18%的受訪對象已停工30-60天,20.61%的受訪對象已停工60天以上,而且隨疫情發展,大部分受訪對象停工天數仍在繼續增加。這一時期跨越元旦、春節,屬于曲藝演出行業的商業黃金期,除了定期的劇場演出取消,大量的商業演出、企業年會、景區演出訂單等也被迫取消或推遲,這一商業黃金期的損失,對全年總的營收勢必造成不可忽視的較大影響。

圖5.截止2020年2月29日是否復工

  截止2月29日,85.14%的受訪對象依然沒有復工,僅有5.41%實現全員返崗復工,9.46%實現部分人員返崗復工。

    

圖6.不同性質單位復工狀態對比

  事業單位、國有曲藝院團的復工率高于曲藝兩新。圖6顯示,事業單位中有23.81%全員復工,30.95%部分復工;國有曲藝院團有3.57%全員復工,28.57%部分復工,大部分復工單位人員為行政和后勤人員,少數國有曲藝院團逐漸恢復了演出排練工作。如廣東音樂曲藝團行政人員已于3月1日正常復工,3月5日,外地的演員已全部回廣州待命,并自行居家隔離14天,3月19日已正式恢復排練。而94%以上的曲藝兩新依然處于完全停工或者在線在家工作的狀態,尤其在北上廣深這些一線大城市,演員以外地移民居多,目前仍無法返回工作地,他們對于一系列演出、展演、比賽的準備都將明顯滯后。

  2.經營狀況及具體困難

圖7.是否因疫情出現較明顯經營困難

  圖7顯示,總體上,83.78%的受訪對象明確表示受疫情影響,已經出現較明顯經營困難。

   

圖8.不同性質單位經營受疫情影響對比

  圖8顯示,事業單位因受政府財政支持和組織幫助,有45.24%認為出現較明顯經營困難;資金較為雄厚的國有曲藝院團中有64.29%認為出現經營困難;曲藝兩新出現經營困難的比例均在92%以上,程度尤深。

圖9.當前面臨哪些具體困難

  圖9顯示,就當前面臨具體困難而言,排在前五位的分別是:日常經營收益減少、市場前景不確定性增加、房租物業支出壓力大、工資社保支出壓力大、經營資金現金流出現問題。因沒有演出,日常收入減少已成定局,而對于市場前景的不確定性,則是經營實體對未來信心的一種折射。在收入減少的同時,但房租工資社保等支出項目還依然存在,直接帶來經營的壓力。

 

圖10.截止2月29日,因停工造成的經濟損失數額

  圖10顯示,經濟損失在100萬元以上量級的受訪對象僅占8.11%,有58.44%的受訪對象損失在10萬元以下。以圖11為例,詳細列出河南省商丘市20家曲藝社團因疫情導致的經濟損失情況:

圖11.河南省商丘市20家曲藝社團因疫情導致經濟損失統計表

圖12.截止2月29日,受疫情影響,取消各類演出場次統計

圖13.不同性質單位取消演出場次數值對比

  圖12顯示,30.41%的受訪對象取消演出場次在50場以上,圖13顯示,曲藝兩新中有相當多演出場次取消數量在50場以上,從取消場次的絕對數量上來說,曲藝兩新占比較多。

圖14.是否存在房租壓力

  圖14顯示,有58.78%的受訪對象存在房租壓力。此前各地雖出臺倡導減免經營性房租倡議,但僅有15.2%的受訪對象表示房租可以得到部分減免。

圖15.不同性質單位房租壓力對比

  圖15顯示,事業單位和國有院團存在房租壓力比例較低,這與大部分單位擁有國有產權用房有關,而民營曲藝小劇場或曲藝團里有60.33%存在房租壓力且房租未能得到減免,個體從業者的比例為42.86%。曲藝兩新的房租支出壓力明顯更大。

圖16.每月需支付經營性房租數額對比

  圖16顯示,超過一半受訪樣本每月需支付經營性房租額在5萬元以下,房租在5萬元以上的為少數。房租價格與城市、區域、地段、業態、營業面積等諸多因素相關。比如北京某民營相聲團體租賃的朝陽區某商場場地,目前整個商場雖處于營業狀態,但其中的文化娛樂商戶暫停營業,自1月20日取消全部劇場演出后,依然要繳納每月高達20萬元租金。

圖17.是否可以正常支付員工工資社保

圖18.不同性質單位員工保障對比

  圖17顯示,41.55%的受訪對象無法支付員工工資。通過圖18對比顯示,事業單位和國有曲藝院團因有財政經費支持托底,工資保障比較穩定,半數以上都可以按正常狀況支付,而民間曲藝小劇場或曲藝團無法支付工資的比例占六成以上,個體從業者里有八成無法支付工資。作為以演出為主營收入來源的經營實體,很多小劇場與演員之間簽署正規勞動合同的比較少,對于演員個人來說,工資、社會保險、公積金很難有穩定保障。比如深圳某民營社團與演員簽訂了正規勞務合同,每月需支付的工資額總數達8萬元。湖南的曲藝兩新90%都沒有與演員簽訂勞動合同,疫情期間沒有任何工資保障。

  3.抗風險能力評估

圖19.流動資金可支撐時長

圖20.不同性質單位流動資金可支撐時長對比

  總體上,36.15%的受訪對象表示流動資金可支撐時長在1個月以下,26.01的受訪對象認為可以支撐1-3個月。國有院團雖然資金較充裕,但僅有四成多能夠支撐半年以上,而在曲藝兩新中,能夠支撐半年以上的僅占12%-13%??梢灶A見,如果半年無法復工,對絕大多數曲藝兩新的影響是災難性的。

圖21.您認為本單位抗風險能力如何

圖22.不同性質單位抗風險能力對比

  圖21顯示,疫情之下,70.61%的受訪對象認為本單位抗風險能力較弱。圖22顯示,絕大部分事業單位、國有曲藝院團自估抗風險能力很強,與之形成鮮明對比,因需自負盈虧,80%以上的曲藝兩新自估抗風險能力較弱。

  4.市場前景預期

圖23.與去年全年相比,今年全年經營收益預期

  圖23顯示,與去年全年相比,預計今年全年經營收益縮減的占絕大多數,其中53.04%的受訪樣本認為今年收益將縮減50%以上,僅有5.74%認為會基本持平,1.35%認為會有所增加。

圖24不同性質單位經營預期對比

  通過圖24可以明顯看到,曲藝兩新對今年經營收益預期持較悲觀態度。這主要取決于對疫情影響長期持續性的判斷。首先,在春節假日經濟黃金期喪失了一個很大的營收機會,再就是對于疫情結束后的演出消費市場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疫情何時結束?疫情結束后消費者是否愿意或者敢于立即回歸劇場呈現一種反彈式消費或補償性消費?如果不能,疫情結束后多長時間才能回歸到之前的正常狀態和水平?這些未知數,直接導致受訪樣本對未來預期的多重擔憂。

圖25.是否考慮核減人員

  疫情之下,是否考慮減員?圖25顯示,66.22%的受訪對象不會考慮減員。這也顯示出,即使在對市場前景充滿不確定性的前提下,曲藝經營實體可以在保持人心穩定、就業穩定、社會穩定方面,作出一定的難能可貴的貢獻。

  

  5.積極的應對舉措

圖26.實施應對疫情的積極舉措

  在抗擊疫情方面,如何正面引導、積極應對,受訪對象也采取了多種多樣的方式和靈活有效的舉措。

  其中,創作演出抗擊疫情主題曲藝作品所占比例最高,達到73.31%。這一時期,盡管經濟收入銳減,但當代曲藝人的斗志并不衰減,相反,鮮活豐富的疫情有關創作素材催生了曲藝創作的一個井噴期,大量生動抗疫作品層出不窮,展現了新時代曲藝人“文藝輕騎兵”的責任和擔當。如北京曲藝團,創作推出了30個以弘揚疫情防控知識、一線榜樣事跡為主題的原創曲藝作品,創造了三個“第一”:即北京地區第一家以視頻形式推出疫情防控原創新作的國有文藝院團,第一家以相聲形式創作、視頻形式推出疫情防控原創作品的院團,第一家以系列形式連續創作推出疫情防控題材作品的國有文藝院團。

  有42.91%的受訪對象在這一時期注重加強創作表演培訓,在難得的空窗期,積極修煉內功,提升業務能力。比如,中國鐵路文工團說唱團藝術創作部積極制定創作計劃、打磨作品;上海評彈團要求演員堅持居家練功、學習、創作,并把過程錄制成短視頻,通過抖音平臺進行交流展示;廣東音樂曲藝團一直與星海音樂學院國樂系、廣州市商貿職業學院等開展院企藝術培養實驗教育基地,疫情期間主要以線上教學及交流溝通為主。

  有36.15%選擇借助各類新媒體平臺進行線上推廣展演,隨著時間推移,這一比例勢必越來越大,且有可能成為一種新的趨勢,具體情況在后面結論部分會作詳細陳述。

  有28.72%積極組織為抗疫一線捐款捐物。以西安青曲社為例,疫情以來,先后捐贈現金6萬元、各類抗疫物資價值50多萬元,還為62名西安援助武漢醫護人員提供青曲社終身免費觀演卡。

青曲社為西安援助武漢醫護人員提供青曲社終身免費觀演卡

  6.對相關公共政策的期待

圖27.對相關公共政策的期待有哪些

  談及對政府公共財稅政策的期待,受訪對象中,超過半數都提出希望盡快出臺復工政策或指導性意見,對抗擊疫情作品給予創演補貼,保持或增加全年政府購買演出計劃,32.43%希望協調給予房租減免,25.68%期待對企業給予降費減稅。

圖28.不同性質單位對公共政策的期待差異對比

  圖28顯示,不同性質單位對公共政策期待存在一定差異,事業單位和國有曲藝院團最希望對抗擊疫情作品給予創演補貼;民營曲藝小劇場或曲藝團最期待保持或增加全年政府購買演出計劃;個體曲藝從業者最期待盡快出臺復工政策或指導性意見,對于他們來說,可以盡快恢復演出,是最切合實際的最大迫切需求。

  三、結論

  在進行定量研究的同時,為了更全面細致了解各地的情況,我們針對各地部分曲藝團體的負責人和曲藝從業人員就疫情期間的狀況進行了較為深入的訪談。結合定量與定性分析,我們綜合給出以下結論:

  1.曲藝演出行業普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較大,但因處于演出市場邊緣,以及普遍的低經濟損失特征,使得這一行業較少受到政府、社會關注和重視。

  通過調研數據可以看到,作為人員密集型行業,疫情導致整個曲藝演出行業全面停擺,無論是事業單位、國有院團、還是民間團體還是個體從業者,無一例外都面臨收入下滑、甚至零收入的局面。但因曲藝演出市場本身屬于小眾市場,經營實體數量較少,平均演出規模、門票收益相比影視演出、大劇院演出等成規模演出市場要小很多,甚至并不具可比性。作為傳統的曲藝演出行業具有極強的個體性、特殊性,處在文旅行業的邊緣性地位,使得整個曲藝行業容易在疫情期間和疫情后的復蘇期——特別是在一些經濟數據統計和政策扶持上——極容易被忽略。比如2月19日,北京市文化改革和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出臺的《關于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促進文化企業健康發展的若干措施(京文領辦發〔2020〕1號)》,提到28條措施幫助文化企業應對疫情沖擊,其中,對于電影、新聞出版、實體書店、廣播電視和網絡視聽作品、文藝演出、影視劇院、會展、旅游、文博、舞臺劇、電影、電視劇、紀錄片、網絡視聽作品、網絡教育、網絡游戲、數字音樂、數字出版、文物藝術品拍賣等具體行業都有所提及,但其中沒有曲藝的字樣或明確的內容,這極容易導致曲藝經營實體在利用和申請一些優惠政策的時候,難以受到應有重視和應得扶持。

  2.曲藝兩新抗風險能力較低,受疫情沖擊更大,部分從業者生活保障堪憂。

  在此次調研的四類性質單位中,事業單位和國有院團因為有財政經費支持,抗風險能力和各方面的保障能力更強,不但房租物業支出成本較低,而且基本都能夠給予員工基本工資和社保保障。反觀大部分曲藝兩新,在沒有收入來源的現實情況下,在城市的經營主體,因主要承租商場、商鋪、茶樓等企業或私人房產進行辦公和演出,所以在房租物業費用上很難得到相應減免,部分小劇場甚至還面臨租金增加的問題。此外,因與員工的契約關系較為簡單,大部分民營團體無法支付工資,這也將直接導致從業人員生活收入的減少。隨著停工時間的不斷延長,企業現金流斷裂風險明顯加大,一些民營團體逐漸解散,曲藝演出行業有可能面臨一輪洗牌。

  3.為求生計,一些民間藝人及學徒轉行打工尋求出路,民間曲藝隊伍加速萎縮,一些非遺曲種面臨加速失傳風險。

  曲藝兩新中,大部分依靠農村演出市場的民間個體藝人境況則更為艱難,以山西、河北、河南、山東、安徽為代表的北方地區三、四線城市及農村曲藝演出團體,在今年前三月顆粒無收或成定局。這些奔走于田間地頭的民間藝人通常以鼓曲演出為主,農村地區素有“金正月、銀二月”的說法,這一時期的書場、廟會演出量大、機會多,演出的價位也相對較高,通常能占據全年收入的80%,之后逐漸進入演出淡季。

  目前,一些“堅持不下去、餓零散了”的曲藝人為了營生,已經開始轉行打工,從事工作多為勞動密集型的搬運工、建筑工、生產線工人等,城市小劇場的一些曲藝演員有從事網約車、保險、行政文員等工作。至于是否會回歸曲藝行業,轉行者普遍表示要疫情穩定后視演出市場復蘇情況再定。一些國家級或省級非遺傳承人表示,自己多年很不容易帶的學徒,現在也轉行打工了,一旦干了別的生計,很難再回來從事曲藝這一行,由此推斷,疫情將導致行業從業人員的加速萎縮,一些本就傳承艱難的民間非遺曲種,疫情之下,隨著從業人員的流失,失傳的腳步在進一步加速。

  4.互聯網曲藝方興未艾,各類線上新媒體推廣方式正在積極探索,2020年或將成為曲藝產品線上迭代升級元年。

圖29.受訪樣本各類線上應用詞頻分析

  疫情的發生和市場的萎縮,在某種程度上倒逼傳統曲藝演出行業加快了加入互聯網的時代腳步。一些院團開始發揮說唱優勢,試水或拓寬線上渠道,如網絡開箱、“空中劇場”、“云”展播、公益課堂、直播pk、短視頻等,抖音、快手、今日頭條、西瓜視頻、騰訊微視、荔枝、喜馬拉雅、微信公眾號、微博、學習強國等都成為趨之若鶩的新媒體應用平臺。操作方式主要分為以下幾類:

  一是基于曲藝作品內容版權進行合作。這種合作模式在互聯網音視頻領域模式最為成熟、應用最為廣泛、發展時間最長。如酷我音樂與北京嘻哈包袱鋪、西安相聲新勢力的合作即以獨家版權為核心,通過網絡傳播提高團體知名度和影響力,擴大相聲用戶群,同時增強用戶黏性。在此合作模式下,酷我音樂每季度向相聲團體支付版權費和宣傳費,相聲團體每個季度新產生的演出音頻都會在酷我音樂獨家上線,平臺依靠獨家內容吸引點擊流量,同時雙方也會針對這些內容以及相關活動在線上以及線下劇場進行廣泛的傳播,覆蓋線上線下所有相聲演出受眾。此外,酷我音樂還與相聲、評書等曲藝行業的二十多個團體開展了密切的合作,旨在通過新的形式傳播優質內容,為曲藝行業的發展開辟了一個新的探索方向。

酷我音樂與嘻哈包袱鋪的合作義演公告

  二是將傳統線下演出以直播形式轉移嫁接到線上。曲藝團體在積極對接各類新媒體平臺,嘗試將線下演出轉移到線上,各類平臺也在主動聯系各類曲藝團體尋求有益合作。如上海評彈團開啟網絡鄉音書苑,連續50天每天播出一回書或一段唱,同時評彈團抖音號定期策劃主題直播,如“評彈中的真與假”、“評彈與疫情防控”、“評彈與中醫”等,接下來還將推出《紅樓夢中人》流派演唱會、“評彈與上?!钡戎黝}直播,目前點擊量達到34萬;成都哈哈曲藝社,自正月初五即開始利用荔枝、抖音等平臺進行線上演出,通過和觀眾連麥等互動形式,使得客戶黏性增加,演出場次多達40多場,累計吸引觀眾超過150萬人次;上海說唱演員陳靚近期在上海金茂大廈56層(距離地面400米)做了一次高空直播,借用“地標建筑+海派文化+曲種知識”吸引受眾,觀看人數達5000人次,直播主要依靠粉絲打賞作為收入來源,直播收入與平臺進行分成,收入多少與個人名氣、粉絲數量、直播內容等密切相關。

  與此同時,各類直播平臺主動與曲藝界尋求合作。3月25日,荔枝首個相聲頻道開業,匯聚全國各地近300名相聲演員,以主播形式進行線上開箱比賽;抖音開啟全民直播計劃,在全國范圍廣泛招募包括相聲、評書、二人轉、脫口秀在內的曲藝演員參與在線直播,并提供官方認證、平臺流量曝光、直播資源推薦、直播廣場曝光、抖音熱搜等獎勵,其中與嘻哈包袱鋪展開的官方合作已日臻成熟,負責人高曉攀在3月28日首場直播中將相聲與流行文化融合,先后展示了相聲基本功、快板搭配神曲《驚雷》、以抖音神曲“857”為背景音說《報菜名》、吉他彈唱、跳抖音舞、貫口、繞口令、山東快書等形式得到了充分展示,當期觀眾最高122萬人同時在線。

   

各類線上直播操作場景

抖音全民直播計劃

4月1日,全國部分相聲小劇場抖音連麥直播

  三是制作上傳各類短視頻。依靠用戶制作上傳短視頻內容是各類短視頻或者公眾號平臺吸引流量的主要方式。目前大量曲藝經營實體和個體曲藝人注冊平臺賬號,上傳短視頻內容主要為曲藝演出音視頻、珍貴曲藝影像資料、幽默短劇、在線授課視頻等,其中不乏一些短視頻制作比較精良,具有一定的互聯網小品特征,如演員邵峰制作的《快樂的小邵哥》系列,演員陳佩斯父子制作的《宅家父子》系列。這類視頻以吸引關注為主,短期無法直接產生收益,一些粉絲量大的賬號開始與企業合作進行廣告視頻制作,推廣企業品牌或產品,如湖南個別曲藝小劇場演員通過為企業制作創意喜劇廣告片,已經取得可觀收入。

  調查顯示,目前大多數的曲藝從業者對于新媒體線上操作和運用還不是很熟悉、很熟練,很多合作方式還在探索試水之中。上線短視頻平臺的,方式也較為傳統,還沒有發揮曲藝演員的優長和特點,更難以短期內形成穩定的盈利模式。大部分從事線上直播或視頻制作的演員收入以觀眾“打賞”為主,知名度高的小品、相聲、二人轉演員,因為粉絲量大,往往更容易獲得收益,一些小曲種、低知名度、特別是傳統鼓曲唱曲類演員則較難在短期內通過線上取得收入。

   

  四、對策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對黨委、政府、企業、社團等組織和全體中國人民都是一場史無前例的巨大考驗。堅定信心,準確識變,科學應變,主動求變,化危為機,把挑戰轉化為創新發展的難得機遇,應當成為唯一正確的選擇。如何幫助處于疫情下的曲藝演出經營實體渡過難關?我們嘗試從政府、曲藝經營實體自身、各級曲藝家協會組織三個層面提出對策。

 ?。ㄒ唬┱畬用?/p>

  政府層面對于包括曲藝演出經營實體在內的演藝行業引導幫扶應集中在兩個方面:一是降低成本,一是促進消費。

  1.給予曲藝藝術足夠重視,落實文化和旅游部《曲藝傳承發展計劃》,給予金融信貸支持和財稅優惠政策,增加全年政府購買演出計劃,特別是應向基層曲藝兩新進行一定程度傾斜,對抗擊疫情曲藝作品給予適當創作演出補貼。

  2.基于疫情風險判斷,在確保曲藝演出場所防疫工作不放松的前提下,審慎穩妥出臺指導意見,一旦出臺,應加快演出復工的申報審批、備案確認,幫助演出場所盡快恢復正常營業。據不完全統計,截止3月23日,已有11個省、市級單位出臺18部關于演出行業復工復產的相關文件,但是在3月底,吉林、遼寧、重慶、四川、浙江、河南等多個省市又對所有演出復工進行了緊急叫停。政策的搖擺和反復令很多劇場的復工演出計劃陷于被動,在一定程度上間接加劇了觀眾的恐慌心理,應以為戒。

  3.演出市場放開后,對觀眾文化消費意愿進行合理引導。目前雖然多地已經允許演藝場所營業,但因為觀眾對疫情的不確定性認知和恐懼心理,短期內回歸劇場參與文化消費的意愿并不十分強烈,因此像杭州、南京等地的曲藝小劇場依然處于暫停營業狀態,文化消費市場需要一定時間的恢復性和合理引導培育。一些地方通過發放文化消費券、文惠卡等刺激方式吸引觀眾回歸劇場,建議對于文惠卡的惠及范圍應不設限制,擴大到曲藝經營實體,重視作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曲藝藝術,而且把國有院團和民營院團同等對待,全部納入惠民補償范圍。

  據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針對4587位普通公眾進行的調查顯示,疫情恐慌心理的后遺癥會導致公眾文化消費行為趨于謹慎和保守,51.74%的被調查者不會在短期內參與人流聚集性文化娛樂活動。其中47.64%的被調查者在半年內不愿參與人流聚集性文化娛樂活動,而超過一年拒絕參與的被調查者僅為4.1%。人流聚集性文化活動的消費回升周期預計出現在疫情結束后6個月后。此外,在短期內愿意參與人流聚集性活動的被調查者,絕大部分都會選擇做好防護。經歷疫情后公眾出行的安全防范意識顯著增強。

  4.實施產業精準扶貧。目前來看,大量民營曲藝社團以及個體曲藝從業者受沖擊造成經濟損失較為嚴重,房租社保等支出成本依然較大,一部分曲藝人甚至面臨因疫致貧風險,建議實施曲藝產業精準扶貧,政府向民間社團派駐工作組進行一對一、點對點幫扶,幫助他們做好政府復工政策的解讀和運用,解決實際困難,幫助復工復產,激勵他們創造更多更好的精神文化產品和服務。

 ?。ǘ┣嚱洜I實體層面

  1.對曲藝演出消費市場進行超前培育。受疫情影響,觀眾的演出消費熱情暫時被壓抑、被遲滯,演出放開后,觀眾會對疫情抱有一定警惕性,市場需要一定時間的適應與培育,才有可能迎來一個消費反彈期。要充分利用各地政府出臺的一系列提振消費政策,積極聯合文化旅游相關產業進行市場推廣和消費引導,同時,一段時間內依然要在有關部門指導下做好疫情防控工作,逐步恢復觀眾的文化消費意愿和信心。3月21日,新疆相聲巴扎已完成開箱演出,上座率接近100%,3月22日第二場上座率也接近6成,為同行業傳遞了比較積極向好的信號。

3月21日,新疆相聲巴扎開箱演出現場

3月28日,內蒙古相聲俱樂部演出現場

  2.探索“線下+線上”的多元經營模式?!半u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里”,提高企業抗風險能力的最有效途徑就是在做強做大做實主業的同時,創新和拓展企業營收渠道。傳統曲藝行業過多依賴線下演出,盈利模式單一,易受不可抗力影響。此次疫情期間,較多線上模式的探索進一步加快了“互聯網+曲藝”的步伐,也讓我們看到了一些盈利的方向與可能性。但是,線下演出向線上轉移如果單純進行生硬的嫁接,還不足以實現收益?;ヂ摼W曲藝與小劇場曲藝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從線下到線上需要轉換傳統劇場演出思維,依靠專業的新媒體運營人才,以版權為基礎,打造獨特的IP資源,把曲藝演員的技藝、創意,與互聯網思維模式、與企業的需求有機結合,轉換成更多線上的產品和服務,逐步形成線下為主、線上為輔的營收格局,逐步探索多元經營的可能性,實現科學可持續的盈利。

  3.推動曲藝行業現代化和經營性曲藝產業化。目前,曲藝兩新大多還是傳統班社制,應以此次疫情為契機,推動經營實體由傳統班主制向職業經理人制轉型,培養引進既懂現代市場又懂傳統藝術的高素質專業化曲藝演出市場職業經理人,整合行業內部資源,指導舞臺表演藝術和藝術市場規劃,同時預判風險和隱患,提高抵御風險的綜合能力,提升曲藝演出實體的整體經營管理水平。

  4.充分利用目前仍然空置的劇場場地??煽紤]轉變經營業態,如改造成直播帶貨空間,提供給其他商家進行電商直播,結合曲藝說唱特點幫助廣告主進行營銷推廣等,以減低因疫情造成的損失。

 ?。ㄈ└骷壡嚰覅f會組織層面

圖30.各地經營實體對各級曲協期待詞頻分析

  1.推出幫扶舉措。建議中國曲協和?。▍^、市)曲協命名的各中國曲藝名城、中國曲藝之鄉、各省曲藝之鄉、各類曲藝基地出臺針對曲藝演出經營實體、曲藝工作者的專項幫扶政策,幫助他們復工復演,提供針對性財政補貼,以此作為督查考核創建工作的一項衡量標準。原因在于上述地區曲藝從業人員較為集中(僅中國曲藝名城長治市各類曲藝團體就將近200家,從業人員6000多人),且有關組織和部門對于曲藝事業發展比較重視,推動地方市(縣)委宣傳部、文旅局、文聯工作可能較為容易。

  2.調整工作或活動安排。受疫情影響,目前大部分曲藝經營實體的演出排練工作還沒有正?;謴?,像中國廣播藝術團、中國煤礦文工團、中國鐵路文工團這些國家級院團,天津市曲藝團、河南省曲藝團以及湖北疫區的武漢說唱團演員大多處于居家狀態,建議各級曲協組織今年相關活動安排可考慮適當延期,作一些必要調整。

  3.減免會費或給予補貼。免除2020年新發展個人會員會費,在一些評獎、辦節、展演活動中,適當給予補貼。關心支持受疫情影響最大的基層曲藝兩新特別是民間藝人,各級曲協組織應下沉工作手臂,給予精神鼓勵,特別是對于一些傳承艱難的非遺曲種,給予項目扶持、展演平臺、培訓機會、提供創作演出補貼,幫助基層留住人才隊伍。

  4.推進協會信息化數字化水平。受疫情影響,一些會議、比賽、展演的節目報送和評選需要通過線上進行,需盡快熟悉各類互聯網工具應用,探索線上會議、線上評選、線上展演等的可行性和合理性。鑒于財政經費縮減大的背景和現實情況,可以考慮更多應用視頻會議、在線評選、直播、云展演等方式開展工作。嘗試與各類新媒體平臺建立合作關系,如抖音、快手、西瓜視頻、荔枝、喜馬拉雅、B站等,架起曲藝團體、各級協會會員與新媒體平臺的聯動合作機制,拓展壯大曲藝陣地,推動優質曲藝資源在線上的合理布局。

  5.嘗試將傳統線下培訓轉移到線上,努力提供優質的線上培訓課程。在培訓內容上增加關于線上演出運營制作、新媒體應用、多元化經營、職業經理人培養等課程,進一步提高行業進行線上應用的能力和產業化素質。特別是目前曲藝人線上演出的水平質量參差不齊,其中還存在一些意識形態、行風導向問題,亟需切實加強培訓,有效和正確引導。3月25日至28日,國家廣電總局人才交流中心就舉辦了“網絡視聽主播崗位職業素養能力培訓班”,有部分曲藝人參加了這個培訓,受益匪淺。

  6.塑造行業信心。在曲藝行業對于今年市場前景預期普遍走低的情況下,各級曲協組織應緊盯主責主業,發揮職責職能,打好“組合拳”,可以通過各種方式手段和靈活有效辦法,幫助曲藝演出經營實體建立市場和經營的信心,呼吁行業守望相助、抱團取暖,互相幫扶支招,聚人心、筑同心,同時在演出市場放開后,對觀眾回歸劇場進行一些必要合理恰當的文化消費引導。

 

  

  

(編輯:王解生)
會員服務
亲朋棋牌游戏官网登录 最精准的时时彩软件 排列五开奖历史记录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 广东26选5开奖官网 2019146期七乐彩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 河南新快赢481玩法介绍 甘肃休彩11选5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七星彩海南论坛规律图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