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網絡文藝>網絡文藝評論

“互闡”的節奏 ——讀楊碧薇《碧漪或南紅:詩與藝術的互闡》

時間:2020年07月1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杜鵬
0


《碧漪或南紅:詩與藝術的互闡》

楊碧薇 著

西南師范大學出版社

2020年5月出版

  楊碧薇是我近兩年交流最多的朋友之一,其主要原因莫過于我們二人都有著相對廣泛的興趣愛好。我的朋友里,不乏興趣專一之人,比如作家只讀書,音樂家只練琴聽音樂,藝術家只畫畫看展,難得有像碧薇這樣一人,雖“花心” ,卻“花”得有模有樣。

  楊碧薇熱愛搖滾樂,熟悉搖滾樂的朋友也都知道,搖滾樂從誕生以來到現在,雖然經歷了各種流派的爭奇斗艷,但是萬變不離其宗的就是它歸根結底是一種“互闡”的藝術。以英國著名樂隊誰人(The Who)為例,無論吉他手皮特·湯森(Pete Town-shend)的大風車技巧彈得再漂亮,要是沒有鼓手凱斯·穆恩(Keith Moon)詭異的鼓點,貝斯手約翰·恩特維斯托(John Entwistle)穩如沉鐘的演奏,以及主唱羅杰·達爾特瑞(Roger Daltrey)趾高氣揚的演唱,那么誰人樂隊的現場魅力則會大減。無論是樂手在臺上演奏樂器的“互闡” ,還是與臺下觀眾的熱情以及與工作人員的冷靜之間的“互闡” ,這些無數個小碎片的集合,才是搖滾樂現場最大的魅力。而讀碧薇的這本“互闡”之書,與其說是在讀一本學術著作,不如說是掉進了一個布滿了藝術與詩歌奇景的“兔子洞” 。

  碧薇這本書雖然從目錄上分為文學批評以及藝術批評兩大部分,更像是“分類”而非“互闡” ,但是深入進文本之后則會發現,其“互闡”之道在文章中如同山中的清泉一樣,一旦撥開學術的草木,便處處可見。且看《論穆旦詩〈童年〉的主題象征策略》一文,碧薇就用“場”這樣一個物理學中常用到的概念來詮釋穆旦詩中的“意象群” 。穆旦的《童年》一詩,從文本上看,既營造了一個“一條薔薇花路伸向無盡遠”的“視覺之場”的同時也有“珍異的濃香撲散”的“嗅覺之場” ,更有“辛辣的汁液”這樣的“味覺之場” 。正如碧薇對于“照片場”這一概念的解釋中說,“首先應是空間的產物,具有強烈的空間感,同時也與時間的延展并不沖突,因為它是在時間的順序中得以存在的。 ”空間與時間之間的纏繞和視覺,聽覺以及味覺之間的“交響” ,這些元素的有效聚集,正是穆旦這首《童年》的魅力所在。穆旦的這種發散式的想象,并不將“意象群”單調地一一羅列出來,而是像碧薇所寫的那樣“涌出源源不斷的意象” ,而這種“涌出意象”的能力,為日后穆旦寫出《贊美》提供了靈感的“策源”以及詩藝的“試探” 。

  和搖滾樂一樣, “互闡”也同樣需要節奏和律動。所謂“道法自然” ,正是這個道理。在這本書中,碧薇作為一名學者,雖然用了大量看起來是“跨學科”的引用,但是絲毫沒有“秀智商”和“掉書袋”之嫌疑,相反,碧薇的“互闡”更多的是在加強或更新讀者原有的感受力,從而激發讀者參與到“互闡”這場搖滾盛宴中的原始沖動。如果說,碧薇的“主業”的理論修養和文字功底是一支搖滾樂隊的貝斯和鼓的話,那么其文章中的“互闡之法”則像是搖滾樂的吉他,需要時不時加上一段獨奏,歌曲才夠勁兒。比如碧薇在《竇唯和他的時代》一文中,為竇唯的《臧公安魂》音樂中的“智性體悟”加上了穆旦這樣一段獨奏,為竇唯的“去蔽”找到了一絲穆旦的“從容” 。然而只有“從容”還不夠,文章的最后,碧薇將這篇音樂評論加了一段爆裂的鼓點,用“如果依然臣服于時代,服膺于批評的現狀,那么,我們一生的批評工作都將是無用功! ”這樣的話語將文藝批評上升到了社會批評的高度。

  在這篇文章動筆之前,我和碧薇也就此問題聊過多次,也就是我們都認為如果文藝批評僅限于從理論來到理論去,上升不到社會批評的高度的話,那么這樣的批評家的工作其實就是“勞而無功” 。而在這本書里,我看到了碧薇對一種更有效的學術批評的嘗試,并身體力行去為這種批評找到它所適合的節奏。

(編輯:趙超)
會員服務
亲朋棋牌游戏官网登录 青海快3预测方法 广西快3走势图基本图 微信红包最刺激玩法 甘肃省11选5前三直 北京快乐8输了怎么办 理财平台可信吗 山西快乐十分网上投注 七星彩走势图 北京pk10单吊一码预测 万豪娱乐游戏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