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幻燈

《三十而已》,在“她時代”遇見更好的自己

時間:2020年07月3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丁薇
0

電視劇《三十而已》劇照

  隨著國家的發展、社會的進步,女性獲得了更多發展平臺、競爭機會,在政治、經濟、文化方面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其承擔的角色也在發生重大變化。于是在繼承固有傳統觀念里的家庭角色的同時,多重社會身份在一定時期、一定程度上給女性帶來了多重角色協調上的沖突和困惑。然而這樣的時代背景卻成為女性題材影視劇創作的富礦,女性題材作品的創作生產也呈現井噴之勢。

  目前正在東方衛視播出的電視劇《三十而已》從眾多女性題材作品中脫穎而出,為觀眾提供了一個耳目一新的視角。此劇通過呈現王漫妮(江疏影飾) 、顧佳(童瑤飾) 、鐘曉芹(毛曉彤飾)三位現代都市女性的不同境遇,展現了處在30歲年齡段的女性在面臨人生選擇時的果敢與力量。因為劇中的情感、職場故事十分貼近生活,引發了網友對于“年齡危機”“職場規則”“生育選擇” “維系家庭關系” “城市歸屬感”等都市女性婚戀觀及生存法則的深入討論。截至7月24日,《三十而已》微信指數峰值高達1810萬,在騰訊視頻首周播放量破10億,“三十而已臺詞”“三十而已女性角色”等75個相關話題登上微博熱搜,網友紛紛表示,“三十正當時,能打! ”劇集熱度可見一斑。

  該劇塑造了三位性格特點突出的女性,頗具典型意義。王漫妮是高顏值單身“滬漂” ,作為奢侈品店銷售工作玩命,曾一度因為急性腎炎暈倒,對于行業內的惡意競爭、栽贓誣陷、顧客騷擾也能應付自如,并沒有完全被物欲橫流的圈子物質化,唯一的目標就是通過自己的努力在上海安家,希望嫁給有錢又有趣的男子。顧佳如其名字一般顧家,事業上相助原本只是煙花設計師的丈夫許幻山躍升創業者,獨立經營一家煙花公司。在家庭生活上,從心形煎蛋的精致早餐到隨季節變換的家具擺設,都極盡完美,是一位名副其實雙商都高的全職太太。鐘曉芹是已婚上海原住民,是家中雙親的掌上明珠,天真爛漫,最愛養貓刷劇,職場上是個隨叫隨到、有求必應的乖巧員工。

  但編劇張英姬并未把這三位女性設定為一路“開掛”的完美形象,而是直面焦慮與欲望,正如她所說, “這是一個三個女人爬山的故事” 。王漫妮長期與購買力驚人的富商客戶打交道,影響了自己的擇偶觀,面對有錢又有趣的梁正賢幾次三番的窮追不舍,迅速墜入愛河,當被問及到底是喜歡錢,還是喜歡人的時候,王漫妮遲疑了,正因對物質的沉迷,沒能認清梁正賢打著不婚主義的幌子實則是玩弄感情的本質,最終被騙。顧佳為了挽回公司資金鏈斷裂的窘況,迫于無奈走進處處透著虛偽的太太圈,對于太太圈顧佳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希望通過這樣的捷徑解決公司訂單難題,完成自己渴望的物質生活,結果在一場騙局中收場。而許幻山的藝術家思維(不惜成本)和顧佳的老板心態(開源節流)也成為一種不可調和的矛盾愈演愈烈,最終因為第三者插足,婚姻分崩離析。鐘曉芹和陳嶼雖然是夫妻,但卻是如同合租一樣的生活狀態,一個養貓一個養魚,一個覺得沒有得到老公無微不至的照顧,一個覺得娶了一個未成年少女生活不能自理,于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經歷流產最終離婚。

  編劇采用了特殊人設的創作手法創作出的三個主要角色,最大限度地表達了一些女性在30歲這個年齡段的世界觀、價值觀和人生選擇,正如劇中王漫妮的臺詞所說, “最先感知到30將至的也許不是我們的身體也不是精神,而是物質,沒有了20歲的灑脫恣意,沒有40歲的云淡風輕, 30歲想要的是更好的生活。 ”但在盲目追逐物質生活的道路上她們并沒有收獲到那些真正想要的東西,在人生道路上迷失了方向,生活反而一地碎片。除了這三條主線之外,每集結尾展示的另一組家庭雖沒有臺詞,卻十分打動人心。在這個家庭里,觀眾唯一能看到的文字信息就是三輪車上立著的牌子“有事不在,掃碼自取” ,妻子經營早點攤,丈夫是外賣小哥,日子就在妻子送孩子上學路上手機傳來的若干個“支付寶到賬2 . 5元”中開始,在一家三口推著三輪車回家中結束。一家三口臉上洋溢的笑容讓人感到治愈和溫暖,反而和三位女主角的人生形成了一定的對比。正如導演張曉波想要表達的那樣,“欲望越多,幸福感越低。 ”

  就在生活頻繁打過來的重擊當中,她們慢慢地看清自己,更透徹地認識自己,甄別到什么才是自己要實現的人生價值。這部劇的可貴之處在于盡管呈現了現實生活中的那些婚姻受挫、情感焦慮、職場壓力,但仍然可以在30歲這個而立之年,有破而后立的果決和力量,重啟自己、乘風破浪。

  王漫妮經歷了辭職返鄉再回上海從頭開始,顧佳離婚后帶著兒子經營茶廠生意,鐘曉芹回歸職場,雖然離婚但獲得了重新選擇的機會。編劇張英姬曾坦言:“ 《三十而已》的目的不是販賣焦慮,而是引導女性治愈焦慮,也讓女性找到實現自我價值的更多可能,同時提供給她們關于自我定位的解題思路。女性要過怎樣的生活,沒有統一標準,只要堅持本心,為自己而活,任何一種人生都堪稱精彩。 ”

  近一段時間以來,以女性視角、女性價值體現為主的影視劇,如《安家》 《怪你過分美麗》 《誰說我結不了婚》 ,以及《三十而已》甚至“女尊”題材《傳聞中的陳芊芊》等數量眾多。相較于過去,對劇中女主角的人物塑造也呈現出豐富多樣的展現方式,不再以單一的“甜寵”情感為主導。但同類題材的扎推現象,也不可避免地容易出現內容同質化的問題。比如《安家》中的房似錦, 《怪你過分美麗》中的莫向晚都與幾年前《歡樂頌》中樊勝美的角色有些許相似,都是因原生家庭的困境,從零開始在大城市獨自打拼,吃苦耐勞、勤奮上進最終獲得成功的勵志女性形象,雖然具有“爽劇”特點獲得一定青睞,不免容易讓人產生審美疲勞。

  相較于此, 《三十而已》在創作上兼顧戲劇性的同時恰如其分地找到了真實性和故事性的平衡點,令人眼前一亮的還有,作品通過呈現主人公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的新態度、新做法,展現出了頗具時代感的新女性形象,尤其對于全職太太的舊有形象進行了全新解讀。在“她時代” ,她們大膽遵循內心聲音,找回了屬于自己的人生掌控感?,F實題材的價值從不僅僅在于對一類現象的肯定或者批判,更多意義在于通過劇情帶給觀眾的思考與啟發。

(編輯:高涵)
會員服務
亲朋棋牌游戏官网登录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 大跌的股票会大涨吗 上海时时乐哪里有卖 云南快乐十分奖金表 如何购买股票入门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查询 天津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168幸运飞艇最快开奖官网 黑龙江福彩22选5开奖结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