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幻燈

網絡軍事小說的類型突圍與創新

時間:2020年07月3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賀予飛
0

根據部分網絡軍事小說改編的影視劇作品

  近年來,隨著《我是特種兵》 《建黨偉業》 《火藍刀鋒》 《建軍大業》 《戰狼》 《紅海行動》等軍事題材影視劇的接連大熱,劉猛、董哲、馮驥、紛舞妖姬、最后的衛道者等一批以網絡軍事小說創作出身的作家或編劇從幕后走到臺前,網絡軍事小說也從小眾創作走進大眾視野?;仡櫨W絡文學的風雨征程,處于“硬核”創作地帶的網絡軍事小說在類型題材的沃土中深耕與拓新,以蘊含后現代主義的新英雄范式豐富了英雄形象的內涵,建立起美感與快感兼具的審美機制。由此,網絡軍事創作以整體性崛起的姿態迎來“高光時刻” 。

  軍事小說題材的“正體”與“變體”

  軍事小說以軍事活動和軍人生活為主要創作內容,涉及歷史、戰爭、軍旅生活與情感等題材。網絡軍事小說一方面在延續傳統題材的基礎上進行了更為精細化的類型分流,另一方面通過創新性的類型寫作開拓了軍事題材的書寫空間,以“正體”與“變體”的形式豐富了軍事小說的內涵與外延。

  軍事小說創作對于作家的專業知識儲備、生活經歷、還原與再現真實軍旅生活的能力有著極高的要求。網絡作家們深耕特種兵、抗戰、軍旅等題材,以群像集結的方式創作了大批膾炙人口的作品。在特種兵題材中,劉猛的《最后一顆子彈留給我》 、紛舞妖姬的《彈痕》 、流浪的軍刀的《終身制職業》 、漠北狼的《兵王》 、殺手的契約的《我是特種兵》等是新世紀初的十年里較有代表性的網絡軍事小說。這些網絡作家都有良好的軍事知識功底,譬如紛舞妖姬、流浪的軍刀、漠北狼、殺手的契約等人均有過當特種兵、偵察兵或狙擊手的真實經歷。他們就特種兵的日常訓練與生活、軍事競技與演習、小規模作戰、野戰狙擊等不同側面將特種兵題材創作引向成熟軌道,使得這一小眾職業的創作題材變為網絡軍事小說中“爆款”頻出的類型領域。隨著特種兵題材的火爆,這一領域開始出現傭兵流、兵王流、都市流、爭霸流等細分流派,涌現出刺血的《狼群》 、如水意的《傭兵的戰爭》 、叢林狼的《最強兵王》 、嚴七官的《特種歲月》等系列佳作。在抗戰題材中,書寫抗日戰爭和諜戰特工的小說不僅占領了主流市場,而且向影視改編領域吹響集結號。以雪亮軍刀的《永不磨滅的番號》 、卻卻的《戰長沙》 、菜刀姓李的《遍地狼煙》 、業余狙擊手的《特戰先驅》 (電視劇《雪豹》原著小說) 、酒徒的《烽煙盡處》等為代表的大批抗戰題材小說相繼涌現,展現了不同階層的人民在抗日戰爭中的愛國精神,深獲大眾讀者喜愛。以李梟的《無縫地帶》 、李柯的《一寸山河》 、可大可小的《交鋒》等為代表的諜戰題材作品,主人公在執行危險任務、應對各種突發事件中展現軍人風采,各種驚險刺激的故事令讀者熱血沸騰。在軍旅題材中,流浪的軍刀的《憤怒的子彈》 、燁夫的《軍旅長歌》 、揚帆星海的《天梯》等小說以自傳性寫作或寫實筆法展現軍人成長過程和軍事發展成就,語言平實硬朗,讀來真切感人。

  許多網絡作家突破了以往軍事小說創作的類型限域,以跨類與擴容方式迎來了創作觀念的革新??苹?、歷史、懸疑、都市、玄幻、穿越、同人等門類是與軍事小說結合的較多類型。例如,最后的衛道者的《中日戰爭——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序幕》 、中悅的《石油咽喉保衛戰》 、骨頭渣子的《烽煙狼卷》 、閃爍的《星際強兵》以軍事與科幻相結合的跨類方式,從抗日戰爭、軍事沖突、石油資源、諜戰情報、星際爭霸等各個角度書寫戰爭,其愛國精神、懸疑風格與傳奇色彩頗受讀者追捧。類型擴容創作則是以某類型為主打,輔以其它類型元素的創作。驃騎的《零點》 、尋青藤的《諜影風云》 、西方蜘蛛的《迷蹤諜影》等小說將懸疑、歷史、重生、穿越等元素融于軍事題材之中,驚險刺激的故事情節與充滿正能量的敘事使小說極富張力。還有些作品加入了網絡小說文體、流派的技法或設定,比如龍靈騎士的《我的帝國》采用讓主角建功立業的“種田文”模式為主線,端陽.CS的《兵將卡牌系統》為主角設定了兵卡、將卡、軍陣卡等卡牌系統設置,酸奶酪的《帝國猛將》增添了主角可召喚諸葛亮、龐統、張良等歷史人物的召喚流異能等。這種創新性的類型創作方式將軍事小說從單一領域中釋放出來,給軍事小說注入了新的活力。不過,也有一些創作存在類型的過度泛化和無限制延伸的問題,造成網絡軍事小說分類混雜的局面。有的作品出現跨三類甚至四類的情況,如果從傳統觀念出發很難將其定義為一部單純的軍事小說。某些類型“變體”已與軍事小說相去甚遠,軍事只是作為背景或標簽化的外衣而存在,軍人身份的設置淪為小說里風花雪月的工具與符碼。

  軍人形象塑造中的新英雄范式

  “英雄情結”作為與生俱來的基因根植于軍事小說創作之中。如何塑造好英雄式的軍人形象,是軍事小說家們永恒的創作話題。相較傳統軍事小說創作,網絡軍事小說發掘了英雄形象新的內涵與塑造方式,其最大的特質就是后現代性。

  在20世紀90年代,伴隨著市場經濟的大潮、社會分工的日趨精細以及互聯網的興起,網絡文學掀起了一場眾聲喧嘩的廣場式狂歡,其所秉持的草根姿態與民間立場幾乎深入到每個門類的網絡小說創作之中,而這背后遵循的是后現代的文化邏輯。由于網絡軍事小說創作服膺于國家意識形態的話語體系與權力表達,挑戰權威的叛逆式人物幾乎很少出現,忠誠、服從是軍人形象塑造的基本原則。因此,后現代文化中的懷疑與反叛精神轉而以一種更為溫和的表達方式來定義與塑造英雄。許多主角形象在繼承當代軍人核心價值觀的同時突破了“高大全”式的英雄形象,以更為日?;?、生活化、個體化的敘事方式和具有真實感、血肉感、靈魂感的塑造模式來呈現。例如, 《血火流殤》中的主角之一尚稚以略帶市井氣、匪氣和不按套路出牌的人物塑造方式開拓了一種新英雄塑造范式。尚稚以間諜身份埋伏在日本政府之中,他說話吊兒郎當的市井氣改變了以往軍人的正統嚴肅氣派。他行事看似荒誕,實則每件事都有過精確計算。他土匪頭子式的強硬做派之下隱藏的是熱血報國之心。正是基于這種日?;c反轉式的主角設置才增加了小說人物的辨識度。

  也有人會質疑,網絡軍事小說中的后現代文化邏輯是否會消解掉軍事文學應有的價值承載。其實在和平年代,人們腦海中對于英雄形象的建立都是以想象的方式去完成。本尼迪克特·安德森曾在《想象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散布》中指出,“民族本質上是一種現代的想象形式” ,“表達民族情感的小說,為重現民族這種想象共同體提供了技術的手段” 。而身在信息發達的網絡社會和后現代文化語境中的人們,會更加關注具有開放、透明、民主、平等、寬容等特質的大眾話語體系。對于網民讀者來說,英雄形象并不是一個靜止的、標準化的臉譜,每個讀者心中都有一個不一樣的英雄形象。正是基于千千萬萬不同色塊的英雄定義,才構成了網絡軍事小說所書寫的民族脊梁之底色?;厮菪率兰o以來英雄式軍人形象的塑造之路,不論是傳統軍事小說還是網絡軍事小說或者是影視文學劇本,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從《士兵突擊》中質樸憨厚的許三多,到《戰長沙》中外冷內熱的顧清明,再到《戰狼》中痞性十足的冷鋒,他們不再是有距離感的完美型人設,而是有著個人情感或缺點的普通人,他們最終克服性格或人性上的暗面來彰顯生命與社會價值的光芒,英雄形象才有了真實感和可信度,才逐漸地血肉豐滿,才能刻進大眾的內心深處。

  兼具崇高與爽感的審美體驗

  愛國主義作為一種精神傳統,塑造了軍事文學的崇高之美。而在短平快的網絡空間中,爽感作為一種不言自明的通行標準,構成了網絡文學的審美風貌。在美感與快感這兩套感知機制之下,原本具有層級差異的崇高美與爽感如何能在網絡軍事小說中達到和諧統一?究其原因,讀者的閱讀情感在其中發揮了極為重要的聯結作用。

  網絡軍事小說善于調動讀者的閱讀情感,而情感調動的前提是讓讀者對網絡作品產生認同感。這種認同感建立在讀者對作品所傳達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的認可之上?!皩τ诿恳粋€中國人來說,愛國是本分,也是職責,是心之所系、情之所歸。 ”可以說,愛國精神最能激發讀者的情感代入,書寫愛國之情也最能讓讀者產生崇高感。無論是紛舞妖姬的《第五部隊》 、野狼獾的《雷霆反擊》 、步槍的《大國戰隼》等硬核技術流之作,還是像牛云的《貌似大魔王》 、丑牛1985的《浴血兵魂》 、龍戰將的《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影視劇特種兵》等開腦洞之作,關于愛國情懷的書寫永遠都占據“C位” ,因為它是讓網絡軍事小說“破網而出”的情感原動力。那些軍人們浴血奮戰、幾經生死的場面和以性命相搏的不屈精神讓愛國這一宏大主題具象化,那些在槍聲、殺聲或沒有硝煙的戰爭下包裹的每一個有溫度的生命個體給嚴肅、莊重的軍事文學注入了脈脈溫情,那些對人性幽微處的探尋與心靈關注賦予了愛國精神強大的生命張力,網絡軍事小說的審美品格由此塑成。

  “爽感”設置是網絡軍事小說讓讀者產生情感共鳴的加速器。一般來說,網絡軍事小說的篇幅較為龐大,動輒上百萬字,如何緊扣讀者心理讓他們獲得刺激、滿足與成就感,作家的謀篇布局與情節開展尤為關鍵。風卷紅旗的《永不解密》講述了國家與人民群眾聯手破獲間諜案的傳奇經歷。主人公林千軍收到一封代號為“蝴蝶”的信件,由此卷入一場間諜與反間諜之戰。我國軍情機構通過“蝴蝶”提供的信息與人民群眾聯手智斗敵特。小說情節設計巧妙,破繭尋蝶、助蝶重生、得蝶相助、誘敵入甕等情節使整個故事高潮迭起。宏大場面布局與視、聽、觸等多重效果疊加,語言樸實簡約,細節飽滿,諜戰群像躍然紙上。諸如此類的作品在網絡軍事小說中不勝枚舉,富有“爽感”的審美體驗與具有崇高感的愛國情懷相結合,讀來酣暢淋漓,為作品贏得了穩固的讀者群。

  回溯我國軍事文學的歷史脈絡,網絡軍事小說一直行走在類型創作的突圍與路途中。在類型題材拓新、英雄范式轉換與審美觀念更新之下,網絡作家們把聚焦軍營的精英式書寫轉化為書、影、游聯動的市場潮流,將多聲部的交響進行曲演變為全民參與的廣場狂歡,在當代軍事文壇中形成了一股不容小覷的生力軍,也使軍事文學獲得了更廣泛的關注度。值得注意的是,網絡軍事小說如何在演繹歷史中平衡個性想象與還原真實之間的關系,如何以深入生活、扎根生活的方式展現“接地氣”“正能量”的軍旅人生,如何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引領下更深層次地傳遞人文情懷、投注哲學意蘊,這既對網絡軍事作家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是網絡軍事小說提質進階之路上必須邁過的關隘。

 ?。ㄗ髡呦甸L沙市網絡作協副主席)

(編輯:高涵)
會員服務
亲朋棋牌游戏官网登录 股票博客论坛 每日免费推荐股票 广东36选7中奖几率 两个骰子玩法 子基金配资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香港挂牌彩图正版2019 赛车pk10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彩乐乐 排列五30期带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