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評論>評論要聞

慶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在京舉行

時間:2020年07月13日 來源:中國文藝網 作者:胡艷琳
0

   “我是一個中國人,我是一個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老戰士,我還是一個中國共產黨的老黨員。宣傳黨的歷史,一個作家,要有這種光榮的責任感,要對得起自己的祖國,對得起人民,對得起黨。我很真誠的學習我們黨的這段歷史,我要用我的筆記下這段歷史,讓我們的后人知道應該繼承我們黨的優秀傳統,中國共產黨人拋頭顱,灑熱血,為了什么?就是為了建立獨立自主富強的新中國,這就是寫這樣一部《太陽出來了》的初衷?!痹趹c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上,年近八旬的著名作家、編劇王朝柱飽含激情地說。 

    

  710日,由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辦的慶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在京舉行。圖為會議現場。中國文藝網 胡艷琳攝 

   45集電視劇《太陽出來了》是為慶祝中國共產黨建黨一百周年而創作的重頭大戲。710日下午,由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辦、中國文聯文藝評論中心承辦的慶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在文藝家之家舉行。中國文聯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董耀鵬,中共天津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陳浙閩,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名譽主席李準,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仲呈祥,中國文聯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左中一,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全國政協委員夏潮,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原副政委、中將王兆海,《解放軍報》文藝部原主任陳先義,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中國文學藝術基金會秘書長向云駒,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張德祥,中國青年出版社原編審李碩儒,中國傳媒大學藝術學部教授戴清,中國文聯網絡文藝傳播中心主任謝力,天津市委宣傳部副部長楊君毅,中國文聯文藝評論中心副主任、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秘書長周由強,黃金城、文馨等劇組人員參加了會議。會議由仲呈祥主持。 

  

  710日,由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辦的慶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在京舉行。圖為中國文聯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董耀鵬出席會議。 天津電視臺 王建春攝

  710日,由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辦的慶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在京舉行。圖為著名作家、編劇王朝柱發言。中國文藝網 胡艷琳攝 

 710日,由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辦的慶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在京舉行。圖為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名譽主席李準發言。津云新媒體 馬成攝 

    

  710日,由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辦的慶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在京舉行。圖為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仲呈祥主持會議。中國文藝網 胡艷琳攝 

  與其他同類型的革命歷史題材作品相比,李準認為,王朝柱的《太陽出來了》具有鮮明的特點,首先是其以新的視野,站在更大的格局和更高的制高點上,以中華民族幾千年的文明史,特別是以鴉片戰爭以來中國近代史發展為縱坐標,以近現代世界格局的急劇變化為橫坐標,寫出了中國的先進分子怎樣從發起新文化運動走到“五四”運動。其次是從整體上寫建黨,以事實為依據,打破以陳獨秀或毛澤東為第一主人公的慣例,是建黨題材第一部以李大釗為第一主人公的片子,刷新了所有建黨題材的短板。 第三是厘清了啟蒙與革命的關系,第一次講明二者為不可分割的雙生子,革命是啟蒙的首要內容。第四是毛澤東的形象寫得好。雖然李大釗是第一主人公,但劇本中的毛澤東形象寫得非常扎實,有其獨立見解。希望作者對某些個性化的東西進行再加工,使其更完美。 

  710日,由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辦的慶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在京舉行。圖為中國文聯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左中一發言。中國文藝網 胡艷琳攝 

  左中一指出,王朝柱長期專注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太陽出來了》保持了他一貫的史詩性追求和風格,從文化視角和精神層面集中反映中國共產黨成立這一開天辟地的大事件和波濤洶涌的歷史,對我們深刻認識中國共產黨的基因圖譜和初心,將會產生重要的啟示意義和激勵作用。同時,《太陽出來了》塑造了一群從傳統文化中走向文化覺醒的先覺者和領路人,刻畫了那個時代的知識分子、有識之士和革命者的才情和特質,展示了他們的迷茫、探索、成長、奮斗和犧牲,以及對光明和真理的追求,很好地把握了歷史與時代、史詩與藝術價值及審美的關系。 

  710日,由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辦的慶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在京舉行。圖為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全國政協委員夏潮發言。中國文藝網 胡艷琳攝 

  夏潮認為,習近平總書記近年來多次重提學好黨史,從中吸取信仰、信念、信心、智慧和力量,《太陽出來了》塑造了早期的共產黨人,這些志士仁人、被馬克思主義熏陶的知識分子,他們的信仰是從樹立的初心出發并矢志不渝,就是進行黨史教育最為生動的教材。明年是建黨一百周年,會有大批“獻禮”的作品出現,一哄而上容易引起審美疲勞,所以要出精品,劇本是第一位,還要靠演職人員、導演制片人共同的的再創作,希望在有了《太陽出來了》這么好的劇本,在正確的歷史觀、文化觀、價值觀的指導下,在演員的選擇、導演的再創作調度、編排和后期制作上再下功夫。 

  710日,由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辦的慶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在京舉行。圖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原副政委、中將王兆海發言。中國文藝網 胡艷琳攝 

  王兆海認為,《太陽出來了》大氣磅礴,深刻回答了我們從哪里來,共產黨人的初心是什么這一重大歷史性課題,故事扎實,人物飽滿,思想厚重,是一部形象生動的黨史教科書。革命就像大浪淘沙,在前進的征途中有人掉隊了,有人分道揚鑣,有人走到了革命的對立面。寫建黨初期那段歷史,有很多的人是不可回避的,有的開始是革命者后來成了被批判者,對這些人物怎么把握,作者堅持歷史唯物主義的創作態度,歷史地寫客觀地寫,真實而生動地再現了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人物鮮活生動充滿個性,令人耳目一新。 

  710日,由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辦的慶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在京舉行。圖為《解放軍報》文藝部原主任陳先義發言。中國文藝網 胡艷琳攝 

  陳先義認為《太陽出來了》是王朝柱電視劇創作的又一高峰,其思想性、文學性、藝術性均可與其高峰作品《長征》相媲美。作者所寫的關于中國共產黨領導革命斗爭相關的20多部電視劇作,幾乎無縫連接,再現了中國共產黨領導革命斗爭史和革命戰爭史,這些作品不僅以詳實的史料再現了中國革命歷史,而且直擊丑化黨的歷史的歷史虛無主義,用正說歷史、正本清源和實事求是的精神維護和捍衛了中國共產黨的歷史,捍衛了毛澤東等老一輩革命家的光輝形象,播出后將會對社會具有非常強烈的現實教育意義。同時,《太陽出來了》思想性強,將李大釗作為貫通始終的人物,別具匠心,在塑造有爭議難以把握的歷史人物時,尊重歷史實事求是,同時具有非常強的揭秘性,許多人物的故事和身份均鮮為人知。 

  710日,由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辦的慶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在京舉行。圖為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中國文學藝術基金會秘書長向云駒發言。中國文藝網 胡艷琳攝 

  向云駒認為,《太陽出來了》將歷史人物放在復雜關系和特定歷史大背景下,寫出了共產主義理論的號召力,共產主義解民眾于水火,挽救中華民族于危亡這種必要性必然性,捋清了中國共產黨誕生的歷史邏輯和必然性,極具說服力。李大釗因為犧牲得早,在很多關于黨史的作品中被淹沒了,作者基于詳實的歷史材料和史實考據,形象生動地揭示了他在建黨前、建黨中、建黨初、建黨后的作用和貢獻,將李大釗塑造得血肉飽滿而又真實可信,這是過去從未有的,是對黨史很大的貢獻。如果文藝作品遠遠低于現實,文藝作品就不成其為文藝作品,在建黨一百周年這樣一個特別的時間節點上,需要有與一百年的成就相匹配的大作力作,而《太陽出來了》就是一部史料、材料豐富,有厚度有深度有溫度、既有看點又有亮點的大作力作。 

  710日,由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辦的慶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在京舉行。圖為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張德祥發言。中國文藝網 胡艷琳攝 

  張德祥認為,關于建黨題材拍過很多作品,用過很多名字,但都不如《太陽出來了》更貼近老百姓。他在贊賞《太陽出來了》這個名字的同時,指出了劇本的幾個特點。一是基于大的歷史觀,寫出了中國共產黨誕生的歷史邏輯和歷史必然性;二是將思想文化精神形象化,李大釗的《青春》、梁啟超的《少年中國》和共產黨的誕生在朝氣蓬勃的青春精神上一脈相承。 

  710日,由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辦的慶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在京舉行。圖為中國青年出版社原編審李碩儒發言。中國文藝網 胡艷琳攝 

  作為四十年前王朝柱的傳記文學《李大釗》的出版者,李碩儒談了他的幾點感觸,他認為《太陽出來了》中李大釗的形象最成功最飽滿,具有多側面的性格。首先是作者用文化為魂來寫戲,由此輻射到政治、政黨上,以文化人不同的文化心理,用人物形象繪制出特定年代的歷史畫卷。王朝柱以北大為中心,抒寫了第一代革命者與先覺者,從李大釗、陳獨秀、胡適直到辜鴻銘,觀點各異的仁人志士集中到一起探索如何救國,從無政府主義、國家主義、實業救國、文化救國,最后走到了革命救國,馬克思主義理論,以蘇聯的十月革命為榜樣來實踐。其次是作者他巧妙地真正地用了春秋筆法,大言大義與微言大義運用自如。第三是借鑒了中國傳統戲曲的人物出場,在人物的出場上特別用心,人物一出場就把其性格寫活了,所有人物圍繞出場亮相的性格邏輯開始講他的故事。 

  710日,由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辦的慶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在京舉行。圖為中國傳媒大學藝術學部教授戴清發言。中國文藝網 胡艷琳攝 

  戴清認為,劇本聚焦中國風云激蕩的近現代歷史,表現以李大釗、陳獨秀等為代表的革命先驅,仁人志士進行了思想文化啟蒙與革命斗爭歷程,思想內涵深厚,是史思詩三者的獨有結合。劇作建立在對史料的勾陳、遴選與剪裁的基礎上,同時也建立在對一般史詩認識,對一般史料挖掘加以超越的前提下,既是歷史的藝術化表現,也是思想的審美化呈現,體現了創作重大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的史家功力與藝術匯聚。

 

  710日,由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辦的慶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在京舉行。圖為中國文聯網絡文藝傳播中心主任謝力發言。中國文藝網 胡艷琳攝 

  謝力則從黨建工作的角度提出,隨著黨建工作的進展,怎樣做好形象化的宣傳非常重要,當前網絡文藝的傳播中,符號化、簡單化說教的主旋律宣傳創作雖多,但很多就像一陣風刮過,不留痕跡。王朝柱有著深厚的黨史功底和文學藝術素養,很多作品已成為黨史和新中國史的經典普及教材,讓人對黨史有了更全面更立體更豐富生動的記憶和感受?!短柍鰜砹恕酚米钪卑姿貥愕恼Z言,表達了最深沉的感情,太陽出來了,既是出世,是新生,也是走過百年歷程之后,真正開始成熟的標志,偉大的黨回望自己出生的片段,這是一種態度和沒說出來的宣言,大道至簡。 

  710日,由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辦的慶祝建黨100周年電視劇本《太陽出來了》研討會在京舉行。圖為中共天津市委常委、宣傳部長陳浙閩發言。中國文藝網 胡艷琳攝 

  陳浙閩代表天津市委和天津市委宣傳部發言時指出,之所以與王朝柱有十多年的合作,并敢于不斷投資,是基于發自內心的對他的幾點信任:首先是他幾十年來一直為黨為國家貢獻的大情懷,其次是他深厚的黨史近代史和文學底蘊,第三是他長期處理特大歷史題材創作時的政治家思維、大智慧和責任心,即便三五十年以后播出,它也是觀照現實的,很有斗爭精神的作品。希望通過這次研討會,使劇本能夠更加豐滿完善,下一步將抓緊組織隊伍,爭取早日開拍,能在建黨一百周年時真正呈現給大家一部經典之作。 

  仲呈祥總結會議發言時指出,《太陽出來了》在同類題材的創作里,兼具精神內涵、文化內涵和藝術價值。首先是精神內涵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峰,它對于黨的誕生是歷史必然性的結果,它對于啟蒙與革命關系的形象化表達,它對于整個中國共產黨這段波瀾壯闊歷史的反映,其深度和廣度都非常獨到。第二是李大釗這個人物形象的文化內涵是以往同類型作品沒有過的,他是那個時代代表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向現代化轉化,接受馬克思主義的第一人,也是最大的集大成者。第三是與王朝柱以前的作品及整個重大革命歷史題材作品相比較,它對重大歷史的審美化和藝術化達到了新高度。 

  與會專家學者一致認為,藝術從來就是以質取勝,而非以量取勝。王朝柱用《太陽出來了》等20多部作品給中國共產黨的百年歷史寫了形象的教科書,用電影和電視劇給共產黨做了形象化的家譜,希望接下來進一步豐滿和完善作品,集中人力財力物力,將《太陽出來了》這部優秀劇作創作成一部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的電視劇。 

    

(編輯:胡艷琳)
會員服務
亲朋棋牌游戏官网登录 辽福35选7走势图 安徽11选5一定牛推荐 排列七星彩 新疆11选5怎么玩赢钱 投资理财有哪些渠道 北京快三专家预测 东方财富网上证指数吧 福建快三开奖走势图今 山西股票期货配资 陕西快乐10分网站